儿童废品做手工收褴褛法

儿童废品做手工收褴褛法

废品接受什么废品最获利

废品接受什么废品最获利

收褴褛法门收褴褛若何入

收褴褛法门收褴褛若何入

儿童废品做手工收褴褛诀要收褴褛奈何入行

  

儿童废品做手工收褴褛诀要收褴褛奈何入行

  

儿童废品做手工收褴褛诀要收褴褛奈何入行

  

儿童废品做手工收褴褛诀要收褴褛奈何入行

  想了解有趣有料的数码资讯,手机深度评测,数码选购要点,最新薅羊毛秘诀,动动手指,点击关注我们。避坑的事交给我们来做吧~

  微软也很清楚,Windows CE(打字太累,下面统称 Win CE)最好的发展路线,就是复制 PC 上的 Wintel + OEM 模式,自己只管系统研发,然后将系统授权收取高额的授权费,形成强大的产业链。

  但从上帝视角来看,那时还叫 iPhone OS 的苹果系统并没有颠覆 WM,因为 iOS 就只有 iPhone 可以用,微软所面对的广大 OEM 市场还在。

  要怪就只能怪微软命不好了,2007 年,苹果举行了初代 iPhone 发布会,乔布斯说,上帝给了我们 5 根手指,为什么还要用触控笔?

  把笔记本缩小到 6 寸手机大小,键盘一定是 26 键的,系统和桌面版 Windows 一概照搬,我的电脑、回收站都有。再从高通那采购一块基带芯片,能打电话发短信,成了,摇身一变初代智能手机。

  前不久,比尔盖茨接受采访表示赞同,他这些年一直都很烦恼,觉得自己亲手毁掉了微软一个价值 4000 亿美刀的机会。

  标配液晶触屏,一根触控笔,26 键采用隐藏设计。在往后的几年里,多普达就是 WinCE 界的苹果,它们推一款新机,之后一年别家厂商必定是同一个设计风格,就像今天作为智能手机设计标杆的 iPhone 一样。

  没错,盖茨说的就是手机操作系统,他觉得今天占据 85% 市场的安卓,本应该是由微软做出来。

  2005 年微软曾委托 Diffusion Group 公司做了调查,智能手机占据了当时手机市场份额的 10%,而智能手机中,WM 强势占据了 80%。按这样的趋势下去,WM 很快就要统一手机操作系统市场。

  直到安卓之父安迪·鲁宾的出现,很少人知道,安迪·鲁宾曾是一名出色的微软员工。

  微软不愧是“巨硬”,并不愿意在授权费上有分毫的让步。直到 1998 年 6 月,诺基亚找到了手机界的三巨头爱立信、摩托罗拉和松下,联合收购英国 PDA 公司,成立了 Symbian 系统,自立门户。

  你看,那会自信到都要在发布时给 iPhone 举办葬礼了........

  别看诺记的塞班阵营声势浩大,但在智能化这个点上要远落后于 Win CE 阵营,当初代塞班还把随意换铃声作为智能手机的卖点时,微软已经前瞻性地把蓝牙、MSN,以及最最重要的 WiFi 功能整合到 Win CE(2002 版)上。

  这位大佬在离职后就做出安卓的雏形——一个叫 Sidekick 的图形系统,曾向微软寻求合作或收购的可能。

  错失诺基亚,在之后的十年里,塞班(也就是 Symbian)才是 Win CE 最大的敌人。

  但诺记在最后时刻理清了思路,明明自己才是这个市场的大哥,为什么要给微软交系统授权费甘当“打手”?

  别看今天 iOS 和安卓瓜分了手机操作系统,其实微软才是最早吃螃蟹的人,早在 1996 年,比尔盖茨治下的微软就推出了第一款移动操作系统 Windows CE 1.0。

  但,2005 年比尔盖茨决定退休了,这是他第二次摸到了 4000 亿美刀,却还是亲手放走了它。

  比尔盖茨在 1996 年 9 月,就成功拉拢了卡西欧、LG、惠普、飞利浦、NEC 等几家硬件制造商签订协议。但最重要的那个合作伙伴,盖茨错过了,他一直试图拉拢手机大佬诺基亚,当时连合作协议都给签了,内部代号“凤凰”计划,盖茨第一次闻到了 4000 亿美刀的味道。

  在诺记事件后,微软意识到,必须马上扶正一个正儿八经的手机厂商来为 Win CE 联盟模范,于是微软找到了台湾的多普达(也就是后来的 HTC)。多普达不愧是懂手机的,立马给 Win CE 的手机做出了一个极好的模版:

  不过微软那会还没有主打“智能手机”这个概念,毕竟当时就是九宫格键盘功能机的天下,微软更愿意把它称为 PDA,掌上电脑。

  微软移动团队也把 WM 的成功归结于和 Win XP 100% 复制让用户完全没有学习成本。这几年,WM 手机出厂时的壁纸是经典的护眼蓝天绿地,左上角的“开始”被完全保留。

  毕竟,微软做手机操作系统比苹果、谷歌都要早(1996 年),又有 Windows 桌面系统的优势,骨子里的基因就是吃这行饭。